一首献给小说的爱情诗
时间:2020-02-28 03:07    来源:本站
主页 > 关于AG > 新闻资讯 >

  要所有人都喜欢《看不见的城市》这本小说非常困难,因为它不是一本传统意义上小说,它没有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瑰丽的描写,有的只是卡尔维诺对小说与叙事的无限可能性探索。这本书包含着诸多作者认为在未来一千年也有价值的文学特质与品格——轻逸、迅速、确切、易见、繁复、连贯,以及与这些特质相对的沉重、缓慢、模糊……正如王小波所言:“对一个作者来说,他(卡尔维诺)想要拥有一切文学素质:完备的轻逸、迅速、易见、确切和繁复,再加上连贯。等这些都有了以后,写出来的书肯定好看,可以满足一切文学读者。”所以笔者可以与你打保票,这本书总有你喜欢的部分。当然,为此笔者得挑出书中吸引人的部分。

  对于喜好经典作品的读者来说,《看不见的城市》有着必须阅读的理由:它在西方被看作后现代的经典。这本书的故事框架是马可·波罗给忽必烈讲述他旅途中所途经的城市,可以将文本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每一章前后马可·波罗与忽必烈的对话情景,一部分是有标题的短文,内容是马可·波罗描绘的各种城市。

  本书共有九章内容,其中包含五十五个城市故事,作者将它们归纳为“城市和记忆”“城市和欲望”“城市和符号”“瘦小的城市”“贸易的城市”“城市和眼睛”“城市和名字”“城市和天空”“城市和亡灵“相连的城市”“隐蔽的城市”等十一个主题,每个主题之下又分五篇内容。

  卡尔维诺是位重视小说结构的作家,最好的例证就是在这本《看不见的城市》中,十一个主题的出现顺序有种明显的结构关系:第一章和第九章各有十个不同主题故事,其余七章皆为五个不同主题的故事。在二到八章中,每章承接上章结尾出现一个新主题,依标题后的序号排列成五四三二一的顺序。整部小说像是一座用文字精心堆叠的高楼,楼层中摆放着城市的模型。

  通过阅读,你会发现自己只能看见这些城市的冰山一角,可能是某种具体的头发、雕像,或是突然闪过的鱼与水流,作者只会提供三百至一千字的内容,让你与书中的听众——忽必烈一起想象那是个怎样的城市。这是一本想象的小说,从开始到结尾,都是关于一座城市所能拥有的各种形态而展开的想象小说。

  就笔者而言,探索某种事物是种乐趣,更别说卡尔维诺所进行的无限可能性探索。但光凭借这一点无法吸引所有人。为此,作者通过许多值得人反复玩味、富有哲理的句子,使《看不见的城市》有着强烈的寓言性,例如以下例句:

  假如你每天用八小时切割玛瑙、石华和绿石髓,你的劳动就为欲望造出了形态,欲望也同时为你的劳动造出了形态;而在你自以为正在享受安娜斯塔西亚的时候,其实只是它的奴隶;

  你浏览街道,它们仿佛是写满字的纸张:这城说出你必须深思的每一件事,叫你复述它讲过的话,而在你自以为游览塔玛拉的时候,其实不过在记录它用来剖析自己各个部分的名词;

  别的地方是一个反面的镜子。旅人看到他拥有的是那么少,而他从未拥有过而且永远不会拥有的是那么多;

  描述城市的字句不能跟城市本身混为一谈。然而二者之间又确实有关系。虚伪的永远不是词语,是事物本身;

  上文提到本书有马可·波罗和忽必烈两位角色,但本书的正真主角是卡尔维诺所描写的呈现着各类形态的城市。在书中人物马可·波罗的描述里,读者很难确定这些城市所在的时间与空间,因为这些城市既有最古老的城市模型,也有包括现代景观的城市。作者没有描绘马可·波罗——这位本来有着冒险属性的作家所经历的惊心动魄的发现城市的过程,而是像指着商场橱柜上的商品一样挨个列举这些想象中的城市。推动故事发展的是马可·波罗与忽必烈在文中进行的城市信息交换,即卡尔维诺用确切的语言对他想象中城市的解构和描述。

  你可能会问:“如此短小的篇幅怎样描绘一个城市?更别说那么多城市。”而关于这个疑问,作者在文中给出了答案:“我每次描述一个城市,其实都是讲威尼斯的事。”“费朵拉本来可以是其中任何一种面貌,但是为了某种原因,却变成我们现在所见的样子。”在作者眼中,他也许只是在描绘一座城市,他未描绘、读者未阅读的城市是看不见的,看不见的城市有着所有存在与不存在的城市的一切特征与面貌,所以他在寻找尽可能多的联系:城市与记忆、记忆与欲望、欲望与符号、符号与眼睛、眼睛与天空、天空与名字……

  卡尔维诺描绘的这座看不见的城市有55种姿态,语言是城市的骨架,但让城市显现出各种形态的是这些语言所代表的其他含义或事物,包含现实或非现实的联系。作者用确切的行文罗列着这一切联系,每找到一个新的联系,便有一座新的城市诞生,这是城市的另一面与另一种可能。而新的联系也意味着世界上又多了一种联系,这是文学才能实现的可能。

  构成城市或小说的一切微小元素都变成含有其他意味的符号,这些元素组合有无限种可能,在你未开始阅读之前,在你未展开想象之前,它是不存在的。看不见的城市是一个空泛的概念,你需要用想象、修辞的语言才能构建它。想象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叙述,作者通过节奏与技巧的把控让每个关于城市的叙述呈现结构上的完美,但结果却有着无限种可能。

  这本小说让语言变得可以触摸、体会、想象它所代表的事物与含义,语言、文本、故事构成的只是最基础的骨架,承担着基本的叙述与传达功能,读者接收何种信息需要读者自行选择,读者如何用想象展开叙述也是一种自发行为,不愿为此展开想象会使叙述停止。这本小说是在扩宽读者的选择,让读者跟随作者的脚步,游览有着无限可能的城市,想象无限种可能的联系。

  《看不见的城市》的台译的扉页印着这样一句话:献给城市的最后一首爱情诗。ag亚游注册应该再加一句,一首献给小说的爱情诗。卡尔维诺的这本小说不可能满足所有人的口味,但满足所有人对城市、小说与文学的想象。它通篇都是作者的例证,教我们如何构建一个城市、书写一本小说。从最基本的砂砾或词语开始,寻找最适合你想象的形态。形态需要砂砾、词语或其他微小的东西与其相链接,使词语与砂砾失去原来的意义,让读者选择一条路通向想象。而这些未选择的形态无法计数,钟爱小说艺术的贪心作者只能尽力选择,然后教会读者去想象。

  意大利新闻工作者,短篇小说家,作家,他的奇特和充满想象的寓言作品使他成为二十世纪最重要的意大利小说家之一。

ag亚游注册官网,ag亚游注册登录,AG亚游手机版注册}